學養?雜家?思維?視野 2013-10-23
學養?雜家?思維?視野
—— 在福建省第42期廳級干部進修班上的致辭(摘要)

    一、設立目標,學養高于其位

    在這里我講一個小故事:著名報人曹聚仁研究“毀”的哲學,曾自問蔣介石何以失敗,如何失???只提出問題,未給答案。后來 蔣緯國撰文從多角度回答了這個問題。原因之一就是軍事將領軍事修養不足!《孫子兵法》論將,“智、信、仁、勇、嚴”,以智居首?!度浴氛搶?,“慮與勇”,以慮為先。知與慮都是講戰略修養。所以,蔣經國認為:“凡任指揮員、參謀長者,必先習得高兩個階層的用兵修養”。他從“毀”的哲學所做的檢討,對我們不無啟迪。

    今日,我國的改革已進入深水區,各級干部面對著各種復雜的問題,不免有“能力不足”、“本領恐慌”之憂。這當然不是小問題,應當積極面對,并設法加以改變。

    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黨校舉行建校80周 年慶祝大會暨2013年春季學期開學典禮上,特別強調了學習問題,并提出“我們的干部要上進,我們的黨要上進,我們的國家要上進,我們的民族要上進,就必須大興學習之風,堅持學習、學習、再學習,堅持實踐、實踐、再實踐?!?我們要通過學習和實踐,使學養能力高于其位,勝任愉快地工作。

 

    二、重構體系,專家變身雜家

    一個卓越的領導,應該擁有綜合性、多維度的知識,“通曉古今中外”。如果囿于某個狹窄的知識領域、沉浸于某個方面的專業技能,難以成為合格的干部。在現實當中,干部的級別越高,其擔任的職務所要求的知識面就越寬,與其原有專業背景的關聯度也就越弱。 對于擔任中高級職務的干部來說,最重要的已經不再是具備某一方面專業知識和技能的“專 家”,而是具有多學科復合、交叉型的“雜家”。如果說在讀生應該以性之所近、學之所長為中心構建一個合理的知識體系,那么干部就應該以相應的官階、崗位為核心,重構一個合理的知識體系。

 

    三、學會設計,改變思維模式

    毛澤東《講堂錄》里有“傳教之人,辦事之人”一說。干部都是“辦事之人”,辦事之人就應該有辦事能力,而辦事能力大小與思維有關。闡述性思維的人執行上級指示,“等因奉此”,從原則出發,照著抄,照著講,照著做,提不出可行性方案。對此,我們可稱之為沒有辦法的人。而另一類人則是設計型思維的人,他們遇事也看本本,但不會玩本本主義,卻在設計上下功夫,能夠提出有操作性的解決方案。曾國藩創建湘軍吸取八旗兵和綠營兵拉夫擾民、人心向背的教訓,改革舊軍制,提出行軍以不擾民為本目標,并且設計了解決方案。湘軍營官相當于現今的營長,帶兵大約500人,輜重和糧草由長夫(運輸兵)承運,每百人配36人,每營計180人,不得超 過此數,也不許缺額,嚴格規定不許拉夫,如拉夫一經發現立即處以死刑。此種制度設計,使湘軍紀律嚴明,“行軍以不擾民為本”目標得以落實。我們應該轉變思維模式,從闡述性思維轉向設計型思維,在解決方案上下功夫。

 

    四、拓展視野,提升戰略思維

    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、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”、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,這些古詩詞中的經典,無不關乎視野。

    視野決定戰略思維。戰略錯誤不能以戰術來挽回,戰術錯誤不能以戰斗來挽回。一切決定于決策者的眼光。

    所謂戰略性思維的大視野,不能囿于本部門、本領域的“一畝三分田”,而是要有通領全局的膽識。當下,早已進入全球化的時代,“全球思考”、“全球解決方案”是這個時代回音。今天,干部更應具備全球視野。沒有全球視野就不會有全球話語權。因此,我們除了要學習中國學問之外,還得學習美國學問、歐洲學問、日本學問、非洲學問等等。

(復旦大學原校長王生洪教授)